公溪信息门户网>财经>www.hg0099.com - 雍正最倚重的三大督抚谁最嚣张?这个“江南总捕头”一直嚣张到死

www.hg0099.com - 雍正最倚重的三大督抚谁最嚣张?这个“江南总捕头”一直嚣张到死

导读:熟知清朝康雍乾三朝史料的读者都知道,雍正手下最为倚重的督抚有三个人,分别是加兵部尚书衔河南山东两省总督田文镜,少保衔云贵广西三省总督鄂尔泰,还有一个就是李卫李又玠了。雍正手下这三大督抚都深受信任,当然也很嚣张,嚣张到几乎成了官场公敌,但是有雍正罩着,这三个人风光一生寿终正寝,死后的谥号都不错:田文镜谥端肃、鄂尔泰谥文端、李卫谥敏达。那么这三大督抚谁最嚣张呢?说白了,就是“江南总捕头”。

www.hg0099.com - 雍正最倚重的三大督抚谁最嚣张?这个“江南总捕头”一直嚣张到死

www.hg0099.com,熟知清朝康雍乾三朝史料的读者都知道,雍正手下最为倚重的督抚有三个人,分别是加兵部尚书衔河南山东两省总督田文镜,少保衔云贵广西三省总督鄂尔泰(后成乾隆初期重臣),还有一个就是李卫李又玠了。这时候有人会问:你怎么不把李卫的官衔列出来?笔者也只能苦笑:此公头衔太多了,不是一两百字能列得完的。雍正手下这三大督抚都深受信任,当然也很嚣张,嚣张到几乎成了官场公敌,但是有雍正罩着,这三个人风光一生寿终正寝,死后的谥号都不错:田文镜谥端肃、鄂尔泰谥文端、李卫谥敏达。那么这三大督抚谁最嚣张呢?是与天下读书人为敌的田文镜,还是连雍正的面子都不给的鄂尔泰?抑或是斗大的字识不得半箩筐的李卫?咱们慢慢比较。

田文镜字抑光,也没啥文化,他那个监生的身份也是买来的,从县丞一直爬到了太子太保的位置上,打破了“刀笔吏不可做公卿”的惯例。田文镜在总督巡抚的位置上转来转去,到哪都是封疆大吏:山西布政使、河南布政使、河南巡抚、河南总督、河南山东两省总督兼北河总督。田文镜是雍正眼中的为“模范疆吏”,但是在文人士绅乃至官场同僚眼里,这就是个“田阎王”,弹劾的奏章能把田文镜埋起来——雍正一概“留中不发”。

乾隆曾经说:“鄂尔泰、田文镜、李卫皆皇考(指雍正)所最称许者,其实文镜不及卫,卫又不及鄂尔泰。”那么李卫真的不如鄂尔泰吗?咱们往下看。鄂尔泰当年只是一个小小的从五品内务府员外郎,就敢不给雍亲王胤禛面子:世宗(雍正)在藩邸,偶有所嘱,鄂尔泰拒之。有人说当时是雍正向鄂尔泰(实际是向内务府)借钱,结果派去的雍王府管家被训斥一顿赶了回来。雍正继位后对鄂尔泰大加褒扬:“汝为郎官拒皇子,其执法甚坚。”马上连连升迁,从内务府员外郎到云南乡试考官,再到江苏布政使,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。仗着雍正乾隆两朝皇帝的宠信,鄂尔泰在朝中成了五人敢惹的存在,后来更是成了乾隆朝的第一等重臣(总理事务大臣、军机大臣、领侍卫内大臣、议政大臣),跟张廷玉分庭抗礼,“鄂党”“张党”每天吵得乾隆脑袋疼。但是因为鄂尔泰是他家近亲(西林觉罗氏),所以乾隆总是帮着鄂尔泰而打压甚至斥责张廷玉,还抄了一次张廷玉的家(后来发还了)。

乾隆这个人,一向说话不太算话,昨天还说李卫不如鄂尔泰,今天就把鄂尔泰的排位从贤良祠撤出去了——理由很牵强:鄂尔泰的门生胡中藻写了一首诗,其中有一句“一把心肠论浊清”。门生陷入文字狱,结果老师鄂尔泰也跟着遭殃,而那个成天拍桌子打板凳骂人的李卫李又玠,却一直逍遥快活到老,病了也有乾隆派御医前去诊治,连丧葬费都给报销了(赐祭葬),而且李卫在贤良祠的排位很稳固,有人想像踢掉鄂尔泰的那样,把田文镜的排位也踹出去,但是没人敢说动李卫一下——怕江湖人物半夜取了多嘴者的首级。

最后咱们该说说李卫了,此公可不是什么要饭花子出身,他的从五品员外郎就是花钱买的——他家是江南铜山大财主。李卫除了总督巡抚兵部尚书刑部尚书这样的常规官职,还有个显赫的称号,这个称号跟“八府巡按”比较类似,叫做“统管江南七府五州盗案”,“将吏听节制”。说白了,就是“江南总捕头”。这位江南总捕头对江湖人物采取分化瓦解的政策,打一批拉一批,“江南大侠”甘凤池就栽在了李卫手里,至于甘凤池是受招安还是被杀或隐居了,咱们本文不去讨论,但是清代最早的黑白不分的江湖门派“漕帮”是李卫一手扶植起来并唯李卫马首是瞻的,而李卫通过盐枭斗盐枭,也让两淮盐枭看他的脸色行事——可以说李卫就是一个带着红顶子的黑道大佬,朝中的御史言官闲着没事可不想去触他的霉头。

别人不找李卫的麻烦,却挡不住李卫找别人的麻烦。跟李卫齐名的鄂尔泰,也在李卫手下吃了瘪——弟弟步军统领鄂尔奇被李卫弹劾,鄂尔泰东奔西走大洒金钱,鄂尔奇保住了一条命,但是却前程尽毁。倒在李卫手下的官员还包括范文程的孙子范时绎、总河(似为河道总督)朱藻朱蘅兄弟俩,就连雍正三个诚亲王胤祉李卫也敢动,抓了与民争地的诚亲王府护卫库克。

李卫好骂人,那在清朝绝对是他敢称第二,别人就不敢称第一。就连最信任他的雍正有时候也看不过眼,亲笔写信告诫他:“你小子恃能放纵胡乱骂人,往后可得注意点,免得招人嫌怨。”李卫回答:“我才不怕那帮鸟人嚼舌根呢(受恩重,当不避嫌怨。)!”雍正只好再写信:“不避嫌怨跟你嚣张跋扈是两回事,你得加强自身修养,这才对得起我对你的栽培信任(不避嫌怨,与使气凌人、骄慢无礼,判然两途。汝宜勤修涵养,勉为全人,方不负知遇)。”在其后的往来信件中,雍正就像一个碎嘴子老爹一样,既给熊孩子李卫撑腰藐视范时绎“时绎不足论”,又批评李卫“任性使气,动辄肆詈”,也谆谆告诫“当时自检点,从容涵养”。特别是“任性使气动辄肆詈”八个字就活灵活现地画出了李卫的形象:总是乱发脾气,动不动就破口大骂。

也不知道雍正的这些话李卫听进去了没有,但是按照正史记载,李卫一直到最后也没改掉暴脾气,也没学习读书写字。但是笔者总认为李卫的暴躁是装出来,甚至可能也很有文化,只是装作大老粗而已。要不然那帮师爷替他起草的奏章文书,他为什么总能提出切中要害的修改指令?

时时彩信誉平台

热门新闻